当前位置:党员之窗 > 党员风采 > 正文

焦裕禄的家风

摘要:

   1

  在山东沿海的一座小县城里,我从父亲订的省委组织部办的《支部生活》杂志上,读到新华社记者穆青、冯健、周原写的长篇通讯《县委书记的榜样—焦裕禄》,是1966年春上的事,那时我还是个11岁出头的半大孩子。

  那是共和国历史上令人难以忘怀的年代,三年自然灾害的阴影虽渐行渐远,但饥馑仍在中国城乡的一些角落徘徊。现在回想起来,在人们咬紧牙关拼力扭转天灾人祸带来的巨大困难的关键时期,焦裕禄的模范事迹像一道电光石火,一下子把困厄和重压下的人们的心照亮了。在这篇影响了几代人的英雄传奇中,作者以沉郁抒情的笔调,多侧面展示了焦裕禄的感人形象—

  严冬,内涝、风沙、盐碱三害肆虐的苦难兰考大地上,新任县委书记焦裕禄到职第二天,就到灾情最重的公社和大队去了解情况、查看灾情;风雪交加的夜晚,焦裕禄召集县委委员来到兰考火车站,目睹被灾荒逼迫背井离乡逃荒的群众反思领导责任,连夜开会研究如何鼓舞干劲领导群众改变兰考面貌;为了制伏“三害”,焦裕禄带头冒雨涉水观察洪水流势和变化,经常在截腰深的水里吃干粮,夜晚蹲在泥水处歇息;大雪封门的时候,连转9个村子的焦裕禄走进双目失明的老大娘家动情对她说,我是您的儿子,毛主席叫我来看望您老人家;多年带病坚持工作的焦裕禄肝痛得厉害时,就用手按、膝压和硬东西顶,日子久了,办公藤椅右边被顶出个大窟窿;病情危重时,焦裕禄对看望他的县委领导说,我死后只有一个要求,要求组织上把我运回兰考,埋在沙堆上,活着我没有治好沙丘,死了也要看着你们把沙丘治好!

  一连串闪光的画面和催人泪下的细节,把一个活生生的优秀共产党人的高大形象,钢浇铁铸般植入涉世未深的少年心间。

  沿海的早春,寒风依然砭人肌骨。焦裕禄感天动地的事迹,像一阵阵强烈的冲击波,在我这个生活在县机关大院的孩子心中,掀起了不寻常的感情波澜,止不住的泪水簌簌流了下来。

  在焦裕禄先进事迹中,不准孩子“看白戏”的故事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。一次,焦裕禄得知孩子看戏时打着自己的旗号没买票就进去了,非常生气,当即把一家人“训”了一顿,命令孩子立即把票钱如数送给戏院,又建议县委起草了《干部十不准》的通知,不准任何干部特殊化,不准任何干部和子弟“看白戏”。

  那年月,能看场电影和戏,是近乎奢侈的精神享受。十里八乡的群众为看电影,翻山越岭走十几里甚至几十里路是常事。我和小伙伴就时常为无钱买票到电影院看电影而苦恼。胆大的常翻墙进去“逃票”看电影,我没那胆子,只好去电影院门口央求县机关的叔叔“带”我进去,但十有八九被检票的那位胖阿姨卡在门口。因此,我很能理解报道中那个“看白戏”孩子的心境。虽然少不更事的我尚不能完全认知焦裕禄这一举动的全部意义,但对他严格要求子女、不搞特殊化的做法充满了钦佩之情。

  2

  一晃30多年过去了。2000年春天,我到河南驻军某部工作,得以踏上兰考这片梦萦魂牵的土地。我在焦裕禄当年为锁住风沙而种植的“焦桐”下穿行,遮天蔽日的泡桐玉树临风,沙沙絮语,仿佛向我叙说焦裕禄带领兰考党员干部和群众战天斗地的往事;我在庄严的焦裕禄纪念馆中流连,用痛惜的目光抚摸着那把神交已久带窟窿的藤椅,怀想焦裕禄坐在椅上以硬物顶着疼痛的肝部奋力为党工作的情景;我带集团军机关党员干部瞻仰位于兰考老县城沙丘上的焦裕禄陵墓,面对这位死也要看着后人把沙丘治好的人民的儿子,讲述我对伟大焦裕禄精神的理解……

  白驹过隙,物是人非,岁月沧桑使中国也使兰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但冥冥中似有一股神奇的力量,穿过时光隧道从历史深处奔涌而来,在变革的土地上呼啸澎湃,又裹挟着新的时代精神因子走向未来、传播四海……

  2003年深秋,兰考县东坝头黄河大堤出险,我随某集团军部队星夜前往抗洪,一干就是40天。这里是九曲十八弯的黄河最后一弯的险要之处,1855年,清咸丰年间,桀骜不驯的黄河在东坝头铜瓦厢决口,夺淮入海660多年的黄河由此改道,径由山东入海。东坝头是重塑中原的黄河最后一次拐弯的地方,也是倾注焦裕禄心血和汗水的一方热土。那段时间,我时常乘车从坐落在兰考城南的焦裕禄半身塑像前经过,每当望着焦裕禄那清癯的脸庞和坚毅的目光,总是感受到一种战胜洪水的巨大力量。黄河复又安澜、部队撤出兰考时,已是初冬时节了。我又一次来到焦裕禄纪念园,重拾孩提时对锻铸自己心灵产生重要影响的精神洗礼。明朝末年的黄河故堤上,林木萧萧。触景生情,我不禁想起当年那个因“看白戏”而受到爸爸严厉批评的孩子。斯人长逝,那曾经影响了千百万人的品格风范,还在滋养着焦家后人吗?

  不久,在七朝古都开封,我见到了焦裕禄的二儿子、时任开封市委常委、统战部长的焦跃进。虽说过去未曾谋面,但对他的名字却并不陌生。2002年10月,我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他亲赴北京卖大蒜的报道。那时,他在杞县当县长,组织实施“大蒜兴县”战略,在北京展销会上亲自推销,使杞县成为大蒜生产出口基地县并跃居全省第一,他也因此被评为“中国果菜产业十大杰出人物”。几年过去了,在杞县当过8年县委书记和县长的焦跃进赴开封履新。这个与父亲焦裕禄有过类似从政经历的“大蒜县长”,下乡当过农民、生产队长,一头扎在豫东农村干了20多年。谈到东坝头抗洪抢险,我和他找到了同频共振点。当年,焦裕禄为根除“三害”,用脚板丈量了东坝头每一寸土地,而焦跃进也曾追寻父亲的脚步,在东坝头乡埋头苦干当了近6年乡党委书记。这次见面,我弄清了焦跃进不是那个“看白戏”的孩子,但电影《焦裕禄》中嚷着要吃红烧肉结果被父亲骂哭的孩子,则非他莫属。

  他告诉我,父亲辞世的时候,自己只有5岁,尚不知道这个人的离去对自己意味着什么,对今生后世会产生什么影响。真正读懂父亲,还是在当了乡党委书记特别是县委书记之后。

  焦家子女有个共识,我们有这样一个好父亲是值得骄傲和自豪的,但社会上不少人要求我们处处像父亲一样,做到十全十美,那确实很难。因为素质、修养有差异,时代和社会环境也有很大变化。父亲是父亲,我们是我们。

  后来,我与焦跃进又有些接触。今年2月,他当选为开封市政协主席。或许是焦裕禄精神对我们这代人影响太深,在这一特殊纽带维系下,我与焦家子女又有了新的交往。

  3

  2008年五一前夕,成都军区政治部一位领导给我打电话说,军区政治部朱新民副主任因母亲病故回河南老家奔丧,嘱我多关心。机关的同志告诉我,老朱是焦裕禄的女婿。

  忙碌了几天,我忽然想起老朱未与我联系,急忙打电话询问。不料,他已从开封去了郑州。原来,老朱不愿给部队添麻烦,只在焦跃进处小住,悄悄料理完老人后事就踏上了归途。

  之后一个星期,汶川大地震发生,我奉命率部火速入川抗震。在成都军区抗震救灾指挥部,在救灾部队帐篷里,我多次与任指挥部政治部副主任的老朱见面。这位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来的部队政治工作领导干部,沉稳持重且待人宽厚,几次接触,总感到举手投足之间似有从兰考大地上传承的某种东西。

  等我在沈阳再次见到老朱时,已是2012年6月了。其时,他带成都军区优秀旅团主官疗养团到大连疗养,活动结束时取道沈阳返回成都。或许是焦裕禄当年曾被日寇抓到抚顺煤矿做过苦工的缘由,这次老朱来东北带着媳妇、焦裕禄三女儿焦守军。

  1955年出生的焦守军中等个子,留着酷似上世纪中期中国妇女习见的“识字班”头的发型,端庄朴实。她是焦家三个从军子女中唯一当了一辈子兵的人,曾两次参战,多次立功,被评为“全国三八红旗手”,退休前是成都军区档案馆文职干部。

  我对老朱和守军说起在焦裕禄墓前过的那次难忘的党日,并把事后整理的《在焦裕禄墓前的讲话》稿送给他们作纪念,两人颇为动容。那天,我获悉了媒体未曾披露过的一个细节:守军任中级职称专业技术干部12年,因军区档案馆没有高级职称指标面临退休。一位领导得知后,提出给她解决高级职称,守军却婉言谢绝了。她说,爸爸活着的时候告诉我们不能搞特殊,我不能给爸爸丢脸,不能给他抹黑。于是,守军于2011年9月光荣退休,平静而圆满地为自己的军旅生涯画上了句号。

  往事鳞爪,在岁月的长河里只是一丝涟漪,我在汶川抗震救灾中隐约感到却又模糊不清的东西,似乎渐渐清晰起来。

  4

  时光荏苒,到今年5月14日,焦裕禄同志辞世整整50年了。五一假日,我拨通了老朱的电话。他已退出领导岗位,开始了人生第二个黄金期的美好生活。谈及习近平总书记亲赴兰考指导教育实践活动,特别是总书记再次瞻仰焦裕禄纪念馆并发表重要讲话,指出焦裕禄精神过去是、现在是、将来仍然是我们党的宝贵精神财富,永远不会过时,要求全党把焦裕禄精神作为一面镜子,深学、细照、笃行,我们都很兴奋。我们忆起2009年4月1日,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同志专程到兰考,参观焦裕禄事迹展,就学习弘扬焦裕禄精神作重要讲话,亲临焦家小院看望焦裕禄亲属,一一道出子女名字,与当年“看白戏”的孩子对号的情景。老朱告诉我,今年3月17日,习总书记在兰考焦裕禄纪念馆再次亲切接见焦裕禄子女。总书记关切地询问他们身体情况和子女情况。焦守云说:“我们一定传承好父亲的精神,保持家教家风。”

  这一信息使我怦然心动,十多年来与焦家后人接触所感受到的那种极可宝贵的东西,愈发变得鲜明而显豁起来。我想起当年兰考县城关镇渔场为让身患肝病的焦裕禄补补身体,送来了十多条活鱼,焦裕禄回家后对嚷着要吃鱼的孩子进行教育,把一桶活鱼送回渔场;县救灾办看到焦裕禄穿的棉袄实在破得不成样子,悄悄给他拨了3斤救济棉花,当女儿拿着棉花票高兴地嚷着要给爸爸做新棉袄时,焦裕禄疼爱地对孩子说,这些棉花是国家用来救济灾民的,公家的便宜不能沾;大女儿焦守凤初中毕业后想到县机关当打字员,焦裕禄提出要么到机关打扫卫生,要么去供销社咸菜厂当腌咸菜的工人,并做通她的工作高高兴兴去咸菜厂上班;为在孩子心里打下劳动光荣的烙印,焦裕禄经常领着孩子们在收获过的大田里拾麦穗、复收红薯和花生,然后全部交到生产队;焦裕禄家庭生活比较困难,可他坚决拒绝领救济,用过的一条被子上有42个补丁,褥子上有36个补丁,女儿焦守云登上天安门城楼时,穿的是带补丁的裤子,赤脚穿一双布鞋……

  简朴的生活,严格的家规,正是家风这所无形但却可以定格人的一生的特殊学校,奠定了焦家后人正确而坚实的人生轨迹。你们干好了是焦裕禄的孩子,干不好也是焦裕禄的孩子。焦裕禄的妻子徐俊雅生前时常这样教诲后代。星流月转,潮起潮落,焦裕禄的儿孙,这些笼罩在光环下却恪守家训家规的传人们,不伸手,不特殊,诚实劳动,自食其力,在各自的人生舞台上努力做好党员、好干部、好公民,尽其所能播布和诠释焦裕禄精神。从老朱口中得知,如今,焦家儿孙共27人,第三代10个孩子有一半打工或待业,谁也没搞特殊化。习总书记再次接见焦家子女那天,两代人齐聚焦家小院,按照总书记的勉励和嘱托,着眼传承光大焦裕禄精神,面向新的实际充实完善了父母创立的家规。
 

 


  我忽然想起那个在我心中翻腾了半辈子的不准“看白戏”的故事,就势问道,当年“看白戏”的那个孩子是老几呢?老朱哑然一笑:嗨,那不就是大儿子焦国庆嘛!说起来他还是你们沈阳军区的呢!他在部队21年,当过董存瑞生前所在班班长、所在连连长,后来当了营长、副团长,被评为军区优秀共产党员,后转业回河南开封工作,现已退休。

 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,家风是世风的缩影。一个家庭半个世纪赓续有致、流布不衰的家风,浸润着党的宗旨和优良传统,又折射出世相万态和人间真情。东汉有贤人云: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?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弘扬焦裕禄精神,从匡正家风引领世风,不正是党员领导干部以上率下的现实课题么!

  标题书法:丁嘉耕(来源:中国军网”或“解放军报)

咨询热线:029-85225858

版权所有 1996-2016 中国西安人才市场 陕西省人才交流服务中心 陕ICP备05001573号 

地址:西安市雁塔区翠华路1819号 邮编:710061